对botanist的夏季限定洗发水很是痴迷了,梨子薄荷的气味,甜美但清爽。
嫌烦却又沉迷于仪式感地抹完护发素拯救枯草发尾。等待一夜后第二天早上梳头发的顺滑与隐隐浮现的气味,是拯救早起最有效的方法。晨间还能闻到,是感官的愉悦。
曾经写过自己的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囤洗发水,然后一个劲地嗅发尾那种残存的气味。
其实我想还是因为这些看似日常不讲究的细节处得到了重视的那份满足感很持久吧,是非常个人的愉悦,因为与自身已经嵌合,成为一部分。
好了我要再嗅一次发尾了。

2018-07-16

对白宇朱一龙,命运也总算要公平一次

实话实话,一开始镇魂女孩风很大,在这种趋势下看了第一集。第一幕真的是很尴尬,地星、海星,过亮的打光,整部剧实在与精致无关,鼠标悬停在大叉上。

然而居老师一回眸,惊到了!西装、金丝眼镜、浓眉大眼,整屏的禁欲感,绝对是我个人特别喜欢的类型,何况他真的是少有的脸部毛发旺盛但长得特别清秀的人。可是寒酸的布景和略带浮夸的剧情,打消了大部分追剧的心,都打算只看看居老师的剧照。

结果居老师到底是“本烂我不能烂”的实力选手,第一次见到赵云澜时眼神间的情绪波动,躲闪表达地真好。一眼万年的沈巍就这么呼之而出了。个人认为表演真的是对信念感有所要求,而眼神能最为直观地表达出这份信念感,是能让观众加速进入氛围的不二...

2018-07-15

最近真的是状态好差,内在渴望焦急地想要汲取书里的一切,外在总是各种绕开。深深感知开始步入衰老,又是自我拉锯,熟悉到厌烦。

2018-06-13

待填补

等待被阅读的书,等待被观赏的电影,一直在等待的远方,一直以为在等待的生活。
他们数量上不会消减,只会倔强生长。
以肉眼可观的速度从平地到天际,本来的愉悦逐渐变异为压迫,是追在身后的压力,甩不掉,最终会是吞没。
要抓住的美好太多,堆积起来是淹没头顶的灰色海水,狂风怒啸,惊涛拍岸。我却是真的忘记了原来他们都是艳阳上夺目清澈的蓝,透露着生机与诱惑。
欲望如此无穷无尽,我找不到盛放的容器,他们反客为主牢牢地裹挟着我,将自己变为容器,坚固的心防与狭隘的眼界是层层外壁,将我隔绝于外界,等着我溺毙其中。
最后他们还是待填补的蓝色。

2018-05-28
1 / 18

© 奣与风语 | Powered by LOFTER